主页 > 公司新闻 >

我们的技术可以多么容易地放大偏见和不平

时间:2018-10-20 13:0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自1963年约翰·麦卡锡创立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SAIL)以来,斯坦福一直处于人工智能研究的前沿。麦卡锡创造了“人工智能”一词,并为该领域的早期工作设定了议程。从那以后的几十年里,SAIL成为了许多人工智能重大里程碑的背景,从专家系统领域的开创性工作到第一部无人驾驶汽车驾驶130英里长的DARPA大型挑战赛。SAIL是计算机视觉领域开创性工作的发源地,也是ImageNet的诞生地,它展示了大型神经网络算法数据集的变革性力量。这一传统至今仍在延续,100多名博士生、许多硕士生和本科生积极参与研究。研究主题包括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先进的机器人技术,计算基因组学。
 
  但引领人工智能的未来,需要的专业知识远远超过工程学。事实上,以人为中心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利用几乎所有的智力领域——这正是斯坦福大学成为人工智能的理想环境的原因。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法学院之一,它将顶尖的法律人才带入了关于人工智能伦理和监管未来的辩论。斯坦福大学的社会科学和人文院系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院系之一,它们对人工智能的经济、社会学、政治和伦理意义有着深刻的理解。斯坦福大学的医学、教育和商业学院将帮助探索智能机器如何最好地服务于病人、学生和行业的需求。斯坦福大学丰富的学科领导传统将使我们能够围绕人类的需求和兴趣来规划人工智能的未来。
 
  最后,斯坦福位于硅谷中心和太平洋沿岸,与许多引领人工智能商业革命的公司近在咫尺。斯坦福在硅谷的根基比其他任何机构都深,它既可以向最有能力影响这场革命的公司学习,也可以与它们分享自己的见解。
 
  有了以人为中心的人工智能项目,斯坦福渴望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思想者联盟的家园,他们共同努力,创造比他们自身更大的影响。这项努力将围绕五个相互关联的目标进行组织.
 
  几十年来,人工智能一直是一个学术领域。然后,在短短几年内,它就成为一个强大的工具,能够重塑整个行业。现在是时候把它变成一种更伟大的力量了:一种为善的力量(a force for good)。有了正确的指导,智能机器可以将拯救生命的诊断技术带到发展中国家,为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新的教育机会,甚至帮助我们更加警惕地关注环境的健康。斯坦福以人为中心的人工智能项目是一项大规模的努力,目的是让这些愿景,以及更多的愿景成为现实。我们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技术正在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更深刻的方式重塑社会。许多人将其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是由5G无线技术、3D打印技术和物联网技术推动的。但越来越多的时候,人工智能的出现带来的变化最具破坏性。
 
  这些变化中有许多是鼓舞人心的。机器翻译使想法更容易跨越语言障碍;计算机视觉使医学诊断更加准确;驾驶员辅助功能使汽车更安全。其他变化更令人担忧:随着自动化的迅速发展,数以百万计担忧自己的工作会被替代;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使得区分事实与虚构变得越来越困难;最近关于机器学习中的偏见的例子告诉我们,我们的技术可以多么容易地放大偏见和不平。
 
  像任何强大的工具一样,人工智能带来的风险和回报是同等的。但与核能和生物技术等多数“两面性”技术不同,人工智能的开发和使用遍布全球,进入门槛相对较低。我们无法控制如此分散的事物,但我们可以做很多来负责任地引导它。这就是为什么人工智能的下一个前沿领域不能仅仅是技术——它还必须是人文主义的。
 
  从气候变化到贫困,我们需要关注的议题很多。但是人工智能有一个特别突出的特点:尽管我们难以确定其影响的全部范围,但我们集体力量却能塑造它。这就是为什么斯坦福大学宣布这一项重大的新计划,要创建一个致力于引导人工智能未来的研究所。它将支持跨学科研究的必要广度;促进学术界、工业界、政府和民间社会之间的全球对话;鼓励负责任的引导。我们将这种观点称为以人为中心的人工智能,它来自三个简单但强大的想法:
 
  为了更好地满足我们的需求,人工智能必须融入更多人类智慧的多样性、细微差别和深度。
 
  人工智能的发展应该与对人类社会影响的持续研究相结合,并以此为指导。
 
  人工智能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增强我们的人性,而不是减少或取代它。
 
  实现这些目标将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每一个都提出了复杂的技术挑战,并将引发工程师、社会科学家和人道主义者之间的对话。但这提出了一些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最紧迫的问题,谁将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对话将在哪里进行?
 
  以人为中心的人工智能需要广泛的、多学科的努力,充分利用从神经科学到伦理学等一系列非凡学科的专业知识。面对这一挑战,我们需要冒险探索不确定的新领域,却没有商业产品的承诺。这远不止是一项工程任务。
 
  这是纯研究领域。正是科学的自由让数百所大学得以在国际上合作建造大型强子对撞机——不是为了让我们的手机更便宜,也不是为了让我们的Wi-Fi更快,而是为了第一次看到希格斯玻色子。这也是我们能够建造哈勃望远镜并绘制人类基因组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它是包容的,它不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而竞争,而是邀请我们共同努力,以获得更深层次的理解和可以共享的知识。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